低調不是被邊緣被遺忘,更不是無能。相反,只有自信才能做到低和安於低調。——馮驥才

有人以為高調是一種成功,其實不然。高調只是這個時代的一種活法。當然,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活法,選擇什麼都無可厚非。於是,另一些人就去選擇另一種活法—— 低調

 

低調的人,一輩子像喝茶,水是沸的,心是靜的。一畿,一壺,一人,山谷幽居淺酌慢品,任塵世浮華,似眼前不絕升騰的水霧,氤氳繚繞飄散。地不畏其低,方能聚水成海,人不畏其低,方能孚眾成王。世間萬事萬物皆起於低,成之於低,低是高的發端與緣起,高是低的嬋變與演繹。低調是終成其高,必成大器的哲學。

 

1392690.jpg

 

低調,是一種為人原則。

“爭而不鬥,和諧自然。”正如季羨林在他的《泰山頌》中寫的那樣,他的為人也如泰山般低調而崇高。

當“熙熙皆為名來,攘攘皆為利往”的世人為了一紙文憑、一個稱號爭得頭破血流時,季老自請辭去了“大師”、“泰斗”、“國寶”這三項“桂冠”。

他捨棄的是虛榮,保留的是文學的純真與人格的高尚。

 

 

低調,是一種行事智慧。

“我和誰都不爭,和誰我都不屑。”這句楊絳鍾愛的英國詩人蘭德的詩,恰恰是先生自己的寫照。

新著出版,出版社有意請她召開作品研討會,楊絳卻坦陳:“我只管把稿子交出去,讀過我書的人都可以提意見,怎麼賣書不是我的事情。”

楊絳的文字韻致淡雅,擁有不枝不蔓的冷靜,比那些聲淚俱下的控訴更具張力,更發人深省。

她的作品,她的人,正是憑著這種低調的智慧達到“文學大家、翻譯巨匠”的高境界。

1392788.jpg

 

低調,是做人的最佳姿態。

美國開國元勳之一富蘭克林年輕時,去一位老前輩的家中做客,昂首挺胸走進一座低矮的小茅屋,一進門,“嘭”的一聲,他的額頭撞在門框上,青腫了一大塊。

老前輩笑著出來迎接說:“很疼吧!你知道嗎?這是你今天來拜訪我最大的收穫。一個人要想洞明世事,練達人情,就必須時刻記住低頭。”

富蘭克林記住了,也就成功了。低調,方能鑄就高格。低調的人深藏不露,也從不盛氣凌人。

 

 

曾在《讀者》雜誌裡看到一句話:

越是德行高尚的人,越是謙卑低調,對於他們來說,低調本身就是一種德行。

左右逢源的人和誰看起來都很好,但是誰也不跟他真正好。

低調的人,跟誰也疏疏落落的,但每個人心底里都盛著他。

左右逢源的人,需要周旋於各種複雜,於是自己變得很複雜,人一複雜就疲憊。

低調的人,只需靜對自我的世界就好了,活得簡單也快樂。

 

 

如果說,好人是這個世界上的靈魂,那麼低調的人,就是成就這個世界諸多美好的一片沃土。

低調的人,猶如茫茫沙漠裡的一方綠茵,清爽宜人,給人希望,賜人清涼。

低調的人,是一道迷人的風景,讓你流連忘返,回味無窮。

低調的人,是一面明鏡,讓你看到自己的不足,同時,也讀懂了人生。

1392887.jpg

低調,是一種超然灑脫、平和豁達的人生態度。低調做人,就是卑微時豁達大度,顯赫時不驕不躁。

 

低調所呈現出的是一種大氣、一種從容。

低調做人,就是要學會藏鋒斂跡,多思慎言,與人為善;還要學會謙虛平和,淡泊豁達,心胸寬廣。

低調,讓你擁有坦蕩人生,寵辱不驚;低調,讓你審時度勢、優劣無畏。

 

文章標籤

高雄黃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